CHAOS "N" REALITY project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не указан, не указан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Made with MKVToolNix v28.0.0.
© 2013-2020 C.A.R. Project Researchers
We do NOT endorse ANY point of view in this project. May contain explicit contents.
soon on sckc.stream
since May 10, 2013 | https://weibo.com/2614682474/zvYvkvcFe


Гео и язык канала
не указан, не указан
Категория
не указана
Статистика
Фильтр публикаций


『“如果你无法改变环境的话,就先从改变自己开始吧。”
性格冷僻到与同龄人互相疏远的我,每到尝试对某种现状表达强烈的不满的时候,总会被老师们这么教育一句。
被打下“乖孩子”烙印的我,每到听到像这样的“鸡汤”的时候,总会觉得特别“美味”,就好像孤独的自己终于被人拯救了一样。

却从未意识到,
除了让自己的封印变得更深以外,
环境也好,自己也好,
什么都没有改变。

直到环境开始改变
——或者说崩坏——
我才意识到这一点。

“对不起,世界。”
虽然我对它其实没抱有任何感情,仅仅是出于礼貌——或者我想表达的其实是“遗憾”。
“既然我无法改变自己的话,那就只好与全世界作对了。”

如此祈愿着,
在视界被彻底阻断之前。
哪怕只有唯一的一个结局,
也要穿过那只高高在上的手。』——?


『……他们“顺理成章”地把我向“前”推着,仿佛是在无形之中达成了某种默契,又或是完全的意见一致。
但我好歹也当了十几年的旁观者——虽然不是自愿的——我对这种“微妙”的关系已经产生不出任何其他的印象了:他们在走“8”字。一人走一边的那种。也许有过一个头,但是绝对没有一个尾。
现在,他们硬是把这个“8”字走成了一个棋盘,两人各执一方,而我被放置在棋盘的正中央。
那么问题来了——
——“我”到底是谁的棋子呢?
我当然不想当别人的棋子;但我知道,在这个不属于我的棋盘上,“我”无法被用于解局,也不应是“我”来解局。
但两人的目光就像是着了魔似的,只是盯着我看。
四只眼睛,两个“8”字,双重死循环。……』——?


「……我已经无法分辨,我的泪腺到底是受到了酒精的刺激,还是单纯的被语气带跑,抑或是真的有某段再也想不起的往事被唤醒。
但这些都无所谓了。
只要我“入戏”就可以了。」——?


「If respecting others' opinion isn't a valid opinion on it's own, then I have literally no idea of what having an "opinion" is.」——?


「啊对了,你们说到生日,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以前经常会在我生日的前一天,把我在社交平台上写的生日改掉……我是不太喜欢别人通过社交软件一键庆生的那种,总感觉哪里不舒服……」——?


『明明已经不是“小孩”了,“我”却仍然无法与他人正常交流。
就好像大家都在讲着“方言”,“我”却只会“普通话”。
看着“老乡”们开心地“叙旧”,“我”却什么都听不懂。
想要插上两句话,“我”又讲不出“方言”的味道。

似乎只有处在某种身份之下,“我”的交流能力才会稍稍正常一点。
家庭里,“我”就是个烦人的孬种,暴躁地抗拒着辈份的威压。
学校中,“我”就是个普通的同学,放肆地吐槽着老师和课表。
“工作”上,“我”就是个勤恳的“乙方”,努力地回应着“甲方”的期待。

但是“我”终究要去除此之外的“其他地方”。
如同高峰期的电梯一般上上下下。
“我”也想和“老乡”们叙叙“家常”啊。
可是“我”的“普通话”实在是太“字正腔圆”了。

只好当个没有人会在意的“群众演员”了。
用高超的演技掩盖“自己”吧。
让真实的“自己”不会被人识破吧。
这样“我们”就能“热热闹闹”地永远在一起了。』——?


?「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绝对是“羡慕”被放大的因素之一。除了刚刚提到的超大信息量这个方面外,我觉得媒介也是一个方面。把“瞬间”电子化,电子化后的产物可以做到不会变质、永久保存,“随时随地羡慕不停”;但书本、照片之类的传统媒介就不见得了,制作复制保存的成本都要高得多,折腾到最后可能都没那么强烈的“羡慕”感了。」
?「所以说嘛,大家现在基本上都是被刺激过度,油水分离几乎没东西,还不如去搞开采。」


『倒着坐水平扶梯——
看得见自己离另一端越来越远
看不见身后的另一端都有什么
听得见他人快步走动
听不见自己砰砰心跳
……
欲望就好像失禁一般
更加频繁地奔涌而出
“快去找女朋友啊”
“别人都抱孙子了”
……
网络活动也开始被反社交腐蚀
让未读消息变成天文数字
让最后在线变成古老回忆
……
背景音开始降调
节奏也跟着减慢
下一卡如果是永恒的糜烂生活
被配以尴尬的沉默又能怎么样
……
拿起笔的手仍是冰凉
哆哆嗦嗦只写出一句
“如果我连自己都没法爱上
我又要如何去爱上别人呢?”』——?


?「……嘁,你真的觉得他们还用得上行政命令这种强制性手段?」
?「那他们用什么?」
?「随便从哪个渠道放点儿所谓的“风吹草动”就行了,什么命令都不用下。」
?「这……这怎么可能啊?」
?「嘿嘿,果然你的想象力还是不够啊。不过没办法,没在这片土地上呆过,怕是很难想到。」
?「……」
?「反正,整个儿就好像所有人都停留在“青春期”里——那个充满同侪压力的时期里——哐!出不来了。」
?「你的意思是来自国有企业的竞争压力?」
?「噗——国企在这种产业上哪儿来的竞争力?……不过换个角度讲,他们要是选择发动水军来打你的话,还真可以算是“竞争压力”呢,哈哈。」
?「这不是舆论控制?」
?「确实是,但无论怎么看,我都觉得用“同侪压力”来形容更贴切——毕竟整个社会已经变成这样了,你在这儿搞事,总会有人自发来搞你;久而久之,且不论你会不会也自发跟着他们去搞别人,至少你的一部分思维方式也要被他们同化了去。」
?「这样。」
?「所以每次发生这种事的时候,我都懒得管“事实”是什么了。不需要什么命令,大家都在按“想象力”自发行事,鬼知道每个人“自找”的理由都是什么。理由都不见得一样,哪儿还有所谓的真相啊?要是真相真的只有一个的话,怕是一团散发着奇怪光圈的黑泥吧!……」


『……“因为所经历的时代不同而产生的代沟”——小时候的我,以为这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以为母亲是世界上最难说服的人。后来,等到“世界”随着年龄增长渐渐变大,物理距离也开始由“零”逐渐拉长的时候,我才发现:因为物理距离而积累了千年之久的、在思维方式上所产生的分歧,才是真正的鸿沟。……代沟也许能靠亲情或者友情弥补;但是如果对鸿沟不加以干预,一旦形成,基本上就无法逆转了。……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不仅没能改善这一情况,反而把鸿沟拉得更大了:世界被分成一小片一小片进行传输,而人们往往无暇对拼接的结果进行整体校验,使得他们眼中的另一边变成了难以解读而又无法接受的“新奇”抽象画——即便这份“新奇”是他们自己的“创意”。……』——?


『……
“是否应用您的更改?”
抛硬币的手停住了。

我有必要回应吗?
我有必要“负责”吗?
……』——?

CHange/REsponsibility


『又是灰蓝色的窗外,
只见一座座冰山飘浮在半空。

冰山间透出的寒气直冲大地,
冰山中融化的雪水化作雨滴。
连续数日未曾断绝。

“什么时候才能出晴呢?”
吃下最后一个疗程的药物,
再度进入那不时被副作用打断的“梦境”中。

——也许,我再也看不清“我”的过去,
但至少,我要努力看到“我们”的未来。』——?


「感觉“国家的思考方式”真的不适合我。整天争权斗势、互划红线什么的,危险自然不用说,最主要的是真的太累了。我还是比较喜欢“跨国企业的思考方式”——哪里能好好做生意就去哪里。反正大家都要做生意的嘛,和气生财不好吗?」——?


『……
……你发现我不再出现在你们的“现实”里了,就好像我自闭了一样。
这个用词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呢……如果是你们常用的那种带有调侃意味的自闭的话。但绝对不是心理学意义上的那个自闭哦。硬要说的话,我只是单纯地变回了从前的“自己”而已。
那个孤独的“自己”。
……
啊,写到这里,我突然开始好奇为什么当初自己会被你们的“现实”吸引了。真的,你们讨论的话题我完全摸不着头脑,我自己涉猎的东西说给你们也是一脸懵,我到底是怎么进入你们的“现实”的呢?……
……
……在你们的“现实”里,大家都喜欢互称大佬、互相膜拜,即便是那些真正有实力的人也不例外。这是为什么呢?我感觉,也许这是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带有一点的完美主义在作祟吧: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做到最好,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便自己能做到本质上等同的事情,但是因为时机等一些附加的因素,或者说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吧,这时大家还是会去膜拜对方,然后就进入了互称大佬的循环。……
……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来,不对,你们肯定会说随时欢迎我回来的,那就说成是,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来吧。总之,我选择“暂时”离开你们的”现实”,因为你们的“现实”不是现实,现实中堆积了太多的“混乱”在等着我去面对,我在你们“现实”中的每一分每一秒,既是甜蜜的体验,也是痛苦的“逃避”。……
……
……我只是离开了你们的“世界”而已,我不会离开这个世界的,放心吧。……
……
……我到底为什么会写这些“东西”出来呢?
……
也不是。
大概是。
反正……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


H-?「你的大脑在逃避。看来你当时的压力挺大?」
T-?「……都是过去的事——」
E-?「那就让脑子休息轮到身体去运动啊。为什么不去改善一下你的那个什么“底层”呢?」
T-?「我不怎么喜欢动——」
E-?「那可不行,脑子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得活起来,不然你可就真的要进入底层群体了。像你这样站在这个位置的人最容易这样——为什么你们活得都跟个冰冷的机器一样啊?能加入这里的可是只有人类,我是真搞不懂你们这种状态是怎么发挥出能力的……」


?「……也就是说我的身体所追求的是死亡吗?」
?「你想死吗?」
?「不想。」
?「回答倒是挺坚决的嘛。」
?「小时候确实有过一次想要自杀,不过后来想想早死什么的果然还是没啥意思。」
?「那就不要跟你的“肉体”一起殉情,你这个做“精神”的可要有点主见啊。」
?「……哈?」
?「噗……啊,就当我是在开玩笑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你的身体所追求的可能是某种类似的东西。」
?「嗯?」
?「“走马灯”,听说过吗?——啊,我指的是象征濒死时某种现象的那个意思。」
?「呃……小说里倒是看到过类似的描写……」
?「跟做梦很类似吧?」
?「嗯……你这么问我也不好回答啊,我基本上记不住自己做过什么梦,更别谈感觉了……欸,为什么这里要扯到做梦?」
?「……如果你做的不是你的梦呢?……」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有时间表示的世界。
被拉长的时间流逝感。

思考没有疲惫感。
自由穿梭于世界。

没有了时间。
只剩下空间。

体验死亡。
体验永恒。』——?


『手机
终于自动关机。

插进接口。
“充电中”

拉起被子。
“睡觉吧”

……
……

按下按钮。
“已充满”

坐起身来。
“好困啊”

身体
在渴求着什么?』——?


「……所以说啊,明明是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为什么总是却给我一种“小圈子”特有的感觉呢?……把一个大问题,借“十几亿人的团结”之名来化小,虽说人遇到问题时一般也确实是这么个解决思路,可为什么放到这情境下,就总让我觉得浑身不自在啊……」——?


「……嗯——,“没有什么是万能的”这种话我当然也是知道的,确实也是一句讲得挺烂了的一句话了。不过如果单说比较的话,我觉得心理素质这种东西肯定要比金钱更万能一些。……我这么说会不会听上去有点奇怪啊?毕竟,那个,大家一般不都是拿幸福来跟金钱比的嘛。但我觉得,幸福不是那种什么,像结果一样的东西吗?就感觉好像没什么可比性似的……等等,这么说的话,好像金钱本身也可以算是一种结果呢。可能我是觉得,结果就是结果,不存在什么万不万能之说——或者说实现结果的过程才可以讲万不万能之类的?……」——?

Показано 20 последних публикаций.

77

подписчиков
Статистика канала